当前位置: betway必威亚洲 > 世界历史 > 正文

历史上的司马昭和曹髦的争斗是怎样的呢,离成

时间:2019-09-21 17:03来源:世界历史
说到傀儡皇帝,大家会想到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汉献帝刘协,今天要说的傀儡皇帝却是曹操的重孙——大才子曹髦,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中华历史源远流长,历朝历代出现过许多

说到傀儡皇帝,大家会想到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汉献帝刘协,今天要说的傀儡皇帝却是曹操的重孙——大才子曹髦,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中华历史源远流长,历朝历代出现过许多皇帝,其中有一种比较特殊,他们虽是皇帝,却没有实权,只是别人手中的操线傀儡,只能任人摆布,我们一般都称这种皇帝叫“傀儡皇帝”。三国时期汉献帝就是一个很出名的傀儡皇帝,被曹操用来“挟天子以令诸侯”。天道有轮回,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傀儡皇帝便是曹操的子孙曹髦,不过这位皇帝可跟汉献帝不同,他差一点就能摆脱傀儡的命运,离翻盘只有一步之遥!

问题:历史上的司马昭和曹髦的争斗是怎样的呢?

曹髦一开始的时候被司马师掌控在手下做傀儡皇帝,司马师死后又落在了司马昭的手上。司马师刚死,曹髦以为时机已到可以扭转乾坤,当即命令重兵班师回朝,又下诏司马昭留守许昌。可是司马昭岂是一般莽夫,他自然知道曹髦想干什么,他立即带领重兵回到许昌,断了曹髦死灰复燃的念想。司马昭即位后,曹髦更加生不如死。曹操死也没有想到——没有当机立断除掉司马懿的后果就是让自己的重孙子做悲催的傀儡帝,他“挟天子以令诸侯”也报应在了重孙子身上。

历朝历代,由于种种原因,如外戚干政,权臣结党,可能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即皇帝成摆设,王朝真正的权力不在皇帝手上,我们将这样的皇帝称为傀儡皇帝。历史上也有很多傀儡皇帝不甘心,想重新夺回皇权。下面讲诉的是历史上最有可能翻盘的傀儡皇帝。

回答:

图片 1

三国时期曹魏第四位皇帝,曹丕长孙曹髦。曹髦从小好学,聪颖过人,成年后也是气宇轩昂。文武双全,世人都说有其祖父曹丕的风范。司马师废掉曹芳后改立曹髦为帝。曹髦虽然被立为新君,但大权仍由司马家族把持。曹髦对司马家族平日里的骄横跋扈十分不满,私底下对心腹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此时,曹髦心里已经盘算这如何除掉司马师了。

魏明帝曹叡驾崩后,曹魏先后还有过3位少帝,分别是曹芳、曹髦和曹奂,除了曹髦,其他2位都是摆设。

不久后,魏国内有人不服司马家族而发动叛乱,司马师率军出征,虽然平定了叛乱,但司马师也在许昌生染重病,奄奄一息。司马师知道自己可能来日无多,急忙招来在洛阳的司马昭,交给司马昭大将军印。不久,司马师就一命呜乎。曹髦知道这个消息后大喜过望,知道这是一个翻盘搬倒司马家的唯一一次机会。于是一面赶紧下诏,让军队先回师京师洛阳,留下司马昭在许昌料理后事。一面筹划进攻剿灭京城大将军府,端掉其老窝。这与司马懿夺权何其相似,以其人之道,反之其人之身。不失为一条好计策。但最终被司马昭识破,星夜带军赶回京城。从此,司马昭独掌大权,加强了对曹髦的监控,而且从此以后,司马昭再也没有离开过老窝京城。

图片 2

曹髦唯一一次宝贵的翻身机会,就这样失之交臂。如果你是曹髦,你会有什么更好的计策呢?

当皇帝纯属意外

曹髦是曹丕之子海定王曹霖的儿子,继位时只有14岁,之前被封为高贵乡公,他能当上天子纯属意外。

高平陵之变后司马氏夺权,少帝曹芳地位尴尬,最后被废,司马师原打算立彭城王曹据为天子,这让郭太后很不高兴。

图片 3这位郭太后不是魏文帝的那位郭女王,而是魏明帝曹叡的皇后,她是曹操的孙媳妇,而曹据是曹操的儿子,郭太后得叫曹据一声叔叔。

郭太后找到司马师,对他说:“高贵乡公曹髦是文帝的长孙,明帝弟弟的儿子,根据祖宗礼法,小宗有继大宗之说,我觉得他合适。”

司马师恍然大悟,郭太后是他的政治同盟,她的话不能不听,司马师赶紧同意,曹髦这才有机会当了皇帝。

曹髦见自己的权势威望日益削落,十分焦急,心想不能坐以待毙。

年轻但很稳重

14岁的少年曹髦离开父母,被人迎到洛阳,进城前先在洛阳以北的玄武馆住了一晚。次日曹髦进洛阳城,文武百官在宫城的西掖门前集体参拜,曹髦下车答拜。

图片 4有人提醒说天子不必答拜,可曹髦说:“我现在仍是臣属,而非天子。”这话说得没毛病,谁都挑不出礼来。

答拜完毕,继续行进至止车门,曹髦命令停车,要步行入宫,有人劝阻说按照制度天子可乘车进宫。曹髦仍然反对:“我只是接到太后的征召,并不知道来做什么呀!”

听到这些话,人们无不佩服,小小年纪脑子却这么清楚,做事这么有章法。

车驾来到太极殿东堂,郭太后亲自在此等候,她本不用来,但不来又不放心,曹髦是她的侄子,小时候见过,她要亲自看一看马上要当皇帝的人是不是曹髦。见了面,确认无误,郭太后才放心。

公元260年,曹髦招来自己的心腹,对他们说:“司马昭的野心,连路上的行人都知道。我不能坐等被废黜的耻辱,今日我将亲自与你们一起出去讨伐他。”有人劝说曹髦不要以卵击石,但曹髦亲披铠甲,手持长戈,眼神坚毅的望向远方,义无反顾的纵马杀向大将军府。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气在他身上闪闪发光。他用壮烈的死亡,赢得了帝王的尊严,赢得了世人的尊重。

学问赛教授

与前任皇帝曹芳整日愁眉苦脸、悲悲戚戚不同,曹髦的精力似乎很充沛,兴趣爱好也很广泛。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就是高中生水平,却经常召集一些素以饱学著称的大臣们讲述经典、议论前代得失。

图片 5一次,曹髦在太极殿东堂宴请侍中荀觊、尚书崔赞、袁亮、钟毓、中书令虞松等人,他们都是一些有学问的大臣,曹髦和他们边吃边聊,聊的主题是评述历代帝王的优劣。

曹髦很推崇夏代的少康,他分别听取了众臣对少康的评述,之后做了总结发言,他的总结与众臣的看法不尽相同,却很有见地,这些饱学之士们听完都表示佩服。

曹髦却很谦虚地说:“我学习的东西还很有限,知识面也不宽广,只是随便议论议论,都很肤浅。”

曹髦又跑到太学,与太学的大儒们探讨《周易》、《尚书》、《礼记》,这都是最难懂的古书,曹髦与专家学者们讨论起来却头头是道,众臣惊呼“非臣愚见所能逮及”。

即使大家说的是些马屁话,曹髦的见地未必超过这些学者,但能参与进去一块讨论,就已经不容易了。

这样的皇帝,虽是别人的傀儡,亦是自己的主人。

让司马师忌惮

但在司马师眼里曹髦不过是另一个曹芳,听话就把他摆在那里,不听话随时把他废了另立他人。在曹魏大旗还不能不打的时候,不管谁坐在皇帝的宝座上,都要清楚自己的定位。

图片 6但是,看到这个好学、内敛、谦虚的新皇帝,司马师内心感到了困惑。从曹髦登基前后短短几天里的行为来看,他似乎不大像甘做傀儡的样子,言行和智商都不像十几岁的孩子,司马师怀疑曹髦的身边有没有高人在指点,甚至怀疑郭太后坚决反对立曹据而要立这个曹髦是不是另有深意。

总之,司马师有点犯迷糊,也有点后悔。但现在再言后悔为时已晚,只能严加控制,继续观察了。

图片 7一次罢朝,司马师悄悄问钟会:“据你看来,当今皇帝上如何?”钟会没有领会他的意思,答道:“才同陈思,武类太祖。”

文如曹植,武比曹操,这个评价极高,让司马师心里更加不安。但司马师没有流露出来,他对钟会说:“如果像你说的这样,真是社稷之福呀!”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敢跟司马昭过招

曹髦还真敢发难,跟司马氏过过招。曹魏正元二年(255年)正月28日,司马师病逝于许昌,司马昭当时也在许昌,他顾不上哀痛,准备率大军护送哥哥的灵柩返回洛阳。

但是,大军未动却接到皇帝下达的诏书,诏书中说东南方面连续发生叛乱,刚刚平息,局势尚且不稳定,让司马昭就地在许昌驻守,不必返回洛阳了。

图片 8后世有史学家们看到此处不禁发出惊叹:这真是致命的一招!这是因为,司马师新丧,司马昭不在洛阳,司马氏兄弟所掌握的主力军队也不在洛阳,如果要推翻司马氏,还有比这更好的时机吗?

但是,如果司马昭此时强硬回师洛阳,势必被冠以公开抗旨的罪名,把与皇帝的矛盾公开化,这让司马昭很头痛。

最后,钟会看出了曹髦诏书的一个破绽:它没有直接下达给司马昭,也不是向天下发通告的那种诏书,不知为何,诏书下给了随军出征的尚书傅嘏。

钟会建议,既然诏书下给了傅嘏,可以先以傅嘏的名义给曹髦上一份奏章,阐明司马昭必须回师洛阳的重要性。这样,奏章等于没有经过傅嘏的手转给司马昭,因而也不存在抗旨的问题。

图片 9几天后,司马昭率大军到达洛阳城外的洛水南岸,还没进城,曹髦新的诏书又到了,正式擢升司马昭为大将军,同时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全面接管军政大权。

曹髦对前一封诏书的事只口不提,不仅避免了一次尴尬,也显示出曹髦的成熟。

充满人格魅力

与父亲司马懿和哥哥司马师的行事风格都不同,司马昭做事更喜欢直接了当。曹魏甘露三年(258)5月,司马昭授意心腹大臣上奏,要求给司马昭晋封公爵,曹髦无奈,只得封司马昭为晋公,参照当年曹操封魏公时的做法,用8个郡作为司马昭的食邑,同时拜其为相国。

图片 10对司马昭的步步紧逼曹髦既反感又无奈,又忍了2年,到甘露五年(260年),曹髦实在没法再忍了,就找来几个平时比较亲近的大臣商议,包括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等。

曹髦对他们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这句话大概在曹髦心里已憋了很久,说完这句话,曹髦又接着对大家说:“他迟早要把我废掉,我不能坐以待毙,我想与众卿讨伐他!”

图片 11这几个文人估计都吓坏了,王经劝他忍耐,但曹髦已无法再忍,他愤怒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版摔到地上,怒吼道:“我意已定,即使一死又有何惧,何况也不一定会死!”

最后,曹髦带着身边的几百个人连喊带叫地冲了出去,这些人大概是一些宦官、随从甚至宫女,领头的有冗从仆射李昭、黄门从官焦伯等,司马昭虽然接到了王沈和王业的报告,但已来不及专门去部署。

首先与曹髦一行照面的是司马昭的弟弟司马伷,他任屯骑校尉,见到“天子造反”,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曹髦一顿呵斥,居然把司马伷以及带着的人都训跑了。

图片 12曹髦率领队伍继续前行,遇到中护军贾充带着人前来阻挡,曹髦也不搭理,挥着剑就往前冲,见谁砍谁。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纷纷后退。

贾充把一个叫成济的头目叫过来,对他说:“司马氏如果失败了,还有你等吗?何不出击?”成济立即指挥手下往上冲,曹髦厉声喝道“把武器放下!”由于是天子,一句话有人居然就把武器扔到了地上。

成济急了,向前猛刺,曹髦应声而倒,当场殒命。曹髦虽然失败了,而且死得很悲壮,但不失曹家子孙的血性。

而且,作为一名傀儡,居然能让身边的几百人不要性命,跟着他一块赴死,这得有多大的个人魅力啊!

回答:

司马昭和曹髦的关系就是曹操和汉献帝的关系,有的时候,历史就是这个样子,有着惊人的相似。

而一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是出自这场君臣斗之中,曹髦与司马昭不是刘墉和乾隆爷,整天你算计我,我埋汰你,净耍嘴鼻子,而是真刀真枪的怼。虽然,曹髦自知自己的实力跟司马昭差了不是一个档次,但还是敢于飞蛾扑火,可见他还全是有骨气,这一点比汉献帝强,只能暗地里使劲,想铲除曹操。

说实话,曹髦也是被逼到了墙角。当时,传说有人在都城的寺院的井中发现了一条黄龙,曹髦的心腹赶紧捧臭脚说这是吉祥之相,而被司马昭架空了的这位皇帝却也是早有自知之明,说这条龙一不是在天,二不是在田,而是困在井里,有什么好吹嘘的,这似乎就是曹髦的真实心境。

曹髦与司马昭干仗的真正导火索,要算是这位功高盖主的重臣,明目张胆地管皇帝索要封地,而且任何台阶也不给曹髦留,这一点上,曹操确实跟司马昭一样,甚至比曹操还过分。也最终引起了曹髦近卫部队与司马昭的卫兵的直接对抗,其实此时的曹髦已经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了,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勇气可嘉。只不过实力实在是差距太大,而且自己的皇帝权威一点也没有优势而言,在乱战中,被司马昭手下的一名叫成济的士兵用大戟给捅死了。

司马昭随后也杀了这位本来是功臣的士兵,算是把自己的弑君之罪转嫁给了他人,虽然自己还是没有敢真正坐上皇帝宝座,但也给他的后人铺平了道路。也就是三国终归晋了。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历史上的司马昭和曹髦的争斗是怎样的呢,离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