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betway必威亚洲 > 世界历史 > 正文

他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李密与瓦岗军

时间:2019-09-29 14:11来源:世界历史
李密本是杨玄感的部下,杨玄感起兵造反失败后,李密开始了逃亡的生涯,后来投奔了瓦岗军。因为李密善于谋略和用兵,得到了瓦岗军首领翟让的赏识和重用。他说服翟让,率领七千

李密本是杨玄感的部下,杨玄感起兵造反失败后,李密开始了逃亡的生涯,后来投奔了瓦岗军。因为李密善于谋略和用兵,得到了瓦岗军首领翟让的赏识和重用。他说服翟让,率领七千精兵攻下隋朝的重要粮仓———兴洛仓,招就食饥民几十万,起义队伍迅速壮大。由于李密擅长于谋略,逐步在瓦岗军内部形成自己的势力。后来李密获准建立蒲山公营,翟让推李密称魏公,等于将首领地位让给了李密,以招徕各路反隋武装。

问:李密为什么要杀死让位于他的瓦岗寨前一把手翟让,他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

隋炀帝独断专行、自以为是,不喜欢臣下进谏,还诛杀了好些元老重臣,使朝臣们不敢讲真话,统治阶级内部分崩离析、众叛亲离。隋炀帝对人民残酷的剥削和压迫,迫使人民揭竿而起,全国各地掀起了起义的浪潮。

但是,就在此时,一件事情发生了,改变了瓦岗军的内部格局。

图片 1

隋炀帝第二次发动对高丽的战争时,派杨玄感督运粮草。杨玄感的父亲杨素原是隋炀帝的亲信,帮助隋炀帝夺取了皇位,后来却遭到猜忌而闷闷不乐地死去。杨玄感因此而对隋炀帝极为不满,很想利用天下混乱的局势,乘机把隋炀帝推翻。

李密杀死了翟让!

翟让是真心诚意地要把瓦岗寨的位置让给李密的。

杨玄感发动运送粮草的八千个民工起义,但苦于没有一个人替自己出谋划策,就把老朋友李密请来当谋士。

有很多史书上记载说李密杀死翟让是因为分财不均、对待俘虏的态度不同等。我认为没有这么简单。当我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在考察瓦岗军的成长足迹后,我发现李密杀死翟让有很深刻的原因,下面我就此分析一下。

瓦岗寨本来是翟让一手创建起来的。后来,贵族李密参加杨玄感的叛乱事件失败以后,前往投奔瓦岗寨。到了瓦岗寨后,李密带着瓦岗军打了好几次大胜仗。尤其是打败王世充率领的隋军,消灭了六七万隋军将士后,翟让真心诚意地把瓦岗寨的第一把交椅让出来,给李密坐。

李密的祖上是北周和隋朝的贵族。李密少年时在隋炀帝的宫中当侍卫,因为过分机灵,隋炀帝觉得他不老实,就免了他这份差使。他回家后发愤读书,决心做个有学问的人。有一次他骑着牛出门看朋友,坐在牛背上还在看书,正巧遇到宰相杨素,两人便交谈起来。杨素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抱负,就把李密介绍给儿子杨玄感,并对他说:“将来你碰到重要的事情,可以找李密商量。”

首先是权力制衡。

(翟让剧照)

杨玄感起义,就找到李密请教:“我想推翻这个暴君,不知该怎么行动?”

翟让曾经是李密的领导,后来他主动将领导权让给了李密。虽然李密在瓦岗军中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对于翟让这位曾经的领导,并不能直接下命令,就算是想让翟让做什么事情,语气也会比较委婉,毕竟,他的领导位置是翟让推选的,而瓦岗军的将领们大多是出身贫寒的草莽汉子,或者是隋王朝的低级军官,在这些人心中,恩义两字分外重要。翟让只是曾经做过李密的领导,但是只要有过这回事,李密就无法在翟让面前摆出领导的架子来,以免给人忘恩负义的感觉。

翟让发动瓦岗寨起义,点燃了隋朝灭亡的熊熊烈火。但在隋朝末年,天下大乱,朝廷的军队仍然掌控着主动权,各地的割据势力都无法一家独大。瓦岗寨起义是一个标志,它只是点起了火,至于说能够推翻隋朝,还是没有那个能力的。特别是翟让其人,并没有夺取天下的大志。只能起到给隋炀帝添点堵的作用,抢劫官宦、袭击地方军队。直到李密上山,才改变了这种成不了气候的状态。李密是个文武全才,极有谋略,迅速制定旨在夺取全国政权的战略部署,翟让觉得李密具有号召力,能使瓦岗军壮大起来,因此让李密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那么,为什么李密还会发动事变,诛杀翟让呢?大家肯定会说,这不是在未平定天下的时候削弱自己么!我来分析一下,请大家来指正。

李密道:“从目前形势来看,要推翻暴君,有三条计策可行。上策是:暴君正在攻打高丽,我们举兵北上,断他的退路,他没了粮草,军心波动,自然就败了;中策是:夺取长安,把暴君的老家给砸了,如果他杀回来,我们可以凭险坚守,把关中做根据地;下策是:就近拿下东都洛阳,给暴君一个震撼。”

图片 2

第一,翟让的哥哥翟虹劝说翟让收回权力,削弱李密。李密其人,很有谋略,是成大事的人物,早年李密追随隋朝大奸臣杨素,颇受信任。杨素死后,其子杨玄感被隋炀帝猜忌,杨玄感随即起兵反隋,李密向杨玄感提议占据关中,以险据守。杨玄感因未采纳而导致败亡。李密投瓦岗寨后,招降各路起义军,使瓦岗寨势力越来越大,制定削平各路割据势力的部署,使翟让信服。但是翟让的哥哥翟虹劝说翟让,被李密获悉。李密遂决定铲除翟让势力,统一内部。同时他认为翟让的势力仍在,对他进一步掌控瓦岗寨,构成很大威胁。

杨玄感急于求成,认为前两条计策太费事,于是就选择了下策。马上出兵朝洛阳打去,连打了几个胜仗,许多农民要求参加起义军,队伍迅速扩大到十万人。

第二,翟让为人没有德行,严重阻碍瓦岗军的发展,是李密平天下计划的最大阻力。翟让不仅胸无大志,还经常破坏纪律,对下级进行敲诈,自私嗜杀,很不着调,长此以往,必然破坏起义军的风气,不但不会帮助李密,相反对李密平定天下毫无好处。

隋炀帝收到告急文书,立即派大将宇文述等带领大军分头攻击杨玄感,很快就把这支起义队伍给消灭了,杨玄感也被杀。

第三,翟让的势力中有徐世绩、单雄信等有才能的将领,这对李密是很大的威胁,当时如果不统一瓦岗寨内部就不能战胜宇文化及、王世充等强大势力,内部的统一和绝对忠诚对李密相当重要。决不能因为翟让家族而因小失大。诛杀起义军内部的异己对反隋大业来说显得十分关键。

李密趁着混乱溜跑了,但官军搜捕得很严密,不久他还是被抓住了。在押往隋炀帝行营的路上,李密和其他几个被捕者商量,把随身的财物都送给看押他们的士兵,趁他们忙于喝酒作乐、防备松懈时逃掉了。

李密是隋朝末年杰出的反隋义军领袖,其优秀的军事才能与辉煌战绩在隋末唐初群雄中只有李世民可以与李密相提并论,但李密恩将仇报杀害恩人翟让是李密一生最大的污点与失误。

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东躲西藏总不是办法,李密便决定去东郡投奔一支比较强大的起义军。

李密是在杨玄感兵变失败以后被隋朝逮捕,好不容易从狱中死里逃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奔翟让的瓦岗军。

这支起义军以瓦岗寨为根据地,多数成员都是擅长使用长枪的渔民和猎户,还有一些贫苦农民,他们都很勇敢善战。瓦岗军的首领翟让,作战骁勇,而且有胆略,有气度,在瓦岗军中有很高的威望。他率领瓦岗军专门打击官府富豪,前来投奔的人越来越多,起义军队伍扩大到一万多人。

可以说翟让是李密的救命恩人,没有翟让的收留,李密不仅无法建功立业,在隋朝的全国通缉下,李密甚至性命难保。

李密参加瓦岗军后,帮助翟让整顿队伍,还积极联络附近各部起义军,说服他们与瓦岗军联合,听从翟让指挥。翟让非常高兴,对李密越来越信任。

翟让不仅对李密有救命之恩,而且对李密有知遇之恩,李密投奔瓦岗军以后,作为瓦岗军领袖的翟让重用李密,让孤身一人投奔瓦岗军的李密很快成为瓦岗军的第二号人物,翟让放手让李密发挥自己的杰出的军事才能,李密指挥瓦岗军多次大破隋朝军队主力,尤其是荥阳大战斩杀隋朝名将张须陀威震天下。

李密鼓励翟让干一番大事业,建议首先攻打荥阳,并获得了胜利。隋炀帝派大将张须陀带重兵来镇压。李密请翟让正面迎敌,自己则在荥阳大海寺北面的丛林里设下埋伏,把张须陀率领的官军引进圈套,全部歼灭,张须陀也成了瓦岗军刀下之鬼。

李密充分发挥了自己杰出的政治军事才能,使瓦岗军很快发展壮大,成为全国反隋义军中最强大的一支。

从此,瓦岗军声威大震,李密的威信也提高了。他不但要求部下纪律严明,而且自己能以身作则,生活也过得很朴素,从而赢得了瓦岗军上下的拥戴。

在李密威望如日中天的情况下,翟让主动让贤,把瓦岗军最高领袖的宝座让给李密,推李密为魏公,建立李魏政权。可以说翟让对李密有让位之恩。

攻打荥阳胜利后,第二年春天,李密又建议翟让趁隋炀帝到江都巡游、东都洛阳空虚的机会,赶紧进攻洛阳。不料被官方察觉,加强了洛阳的防御力量。李密当即改变计划,建议先攻打洛阳附近的兴洛仓,一战而获全胜。

事实上,李密并没有建国称帝的野心,作为思想正统的知识分子,李密的理想是做诸葛亮那样辅佐明君建功立业的一代军师名相。

兴洛仓是隋朝最大的一个粮仓,瓦岗军把它攻克后,马上开仓赈饥。常年挨饿的百姓,从四面八方拥向粮仓,当他们领到粮食时,一个个眼中含着泪花,对瓦岗军充满了感激之情。

李密作为隋朝贵族后代,一开始并没有想造反隋朝,李密年轻时是隋朝宫廷侍卫,但雄心勃勃的隋炀帝杨广因为李密皮肤黑而且精灵古怪的模样非常厌恶他,甚至想把李密杀害,李密因为颜值问题被杨广讨厌而失去了为隋朝建功立业的机会 ,被迫参加杨玄感的反隋兵变。

贫苦的农民纷纷参加瓦岗军,孟让、郝孝德等部起义军也来归附,瓦岗军很快发展到几十万人,占领了河南大部分郡县。这时,翟让感到自己的能力不如李密,就把首领的位子让给了他。李密取得瓦岗军领导权后,建国号为魏,被推为魏公,兼任行军元帅,政权机构称“行军元帅魏公府”。

从杨玄感兵变就可以看出,李密只是像诸葛亮为刘备出谋划策那样为杨玄感出谋划策,并没有取代杨玄感做反隋领袖的野心。可惜杨玄感刚愎自用,没有完全听李密的建议,最终功败垂成。

李密在整顿了内部机构的同时,发布檄文,声讨隋炀帝的罪行,号召人民起来推翻隋王朝。他还大量起用隋的降官降将,引起原来一些起义军部将的不满。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李密又安排刀斧手,设计杀害了翟让。从此,瓦岗军内部发生严重分裂,开始走了下坡路。

后来李密作为威震天下的瓦岗军最高领袖却接受洛阳小朝廷的隋朝年轻皇帝杨侗的招安就可以看出,李密与宋江一样,骨子里有儒家知识分子的忠君情节,李密被隋朝小皇帝杨侗封为宰相兼太尉,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总理兼军委主席。可惜杨侗被权臣王世充发动兵变控制,李密失去了成为隋朝中兴名相的机会。

此后,李密一边与隋军大将宇文化及作战,一边派人到洛阳朝见隋越王杨侗,受封官爵。后来与隋将王世充交战失败,入关投降了唐朝,不久又因反唐被杀。

因此翟让把瓦岗军最高领袖宝座让给李密是一个致命失误。翟让应该继续做瓦岗军的最高领袖,而让李密继续担任诸葛亮那样的军师指挥瓦岗军作战。

正因为翟让对李密有救命之恩知遇之恩让位之恩,有这样三重让李密无以为报的大恩,使得李密与翟让之间的关系非常尴尬,李密相当于是瓦岗军的皇帝,而翟让相当于瓦岗军的太上皇,形成了两个权力中心,一派以李密王伯当秦叔宝程咬金等瓦岗军新贵为中心,另一派以翟让单雄信徐世勣等瓦岗军老人为中心,翟让的兄弟亲信鼓动翟让从李密手中夺回最高权力,而李密的亲信谋士鼓动李密先下手为强除掉翟让集团,这样就造成了权力斗争而导致自相残杀的悲剧。就像后来的李世民杀害大哥李建成弟弟李元吉囚禁父亲李渊,洪秀全杀害开国功臣杨秀清韦昌辉秦日纲逼走石达开等,都是领导集团为了争夺最高权力而自相残杀的悲剧。

因为翟让对李密恩重如山,李密用鸿门宴杀害翟让及其家族是非常残忍无情的失误,按李密杰出的军事才能,李密完全可以与翟让分兵,带着王伯当秦叔宝程咬金等亲信部队去攻占隋朝军队空虚的长安,建立关中根据地,进而一统天下,而没有必要搞窝里斗杀害恩人翟让,落下不忠不义的名声。

李密杀害翟让以后,虽然瓦岗军的实力更加强大,窦建德等全国义军其他领袖都拥戴李密为皇帝,甚至李渊都拥戴李密为全国义军盟主,但李密因为骨子里没有建国称帝的野心,导致坐失良机,结果被李渊抢先攻占长安,李密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情况下麻痹大意被洛阳的王世充打得惨败,本来因为李密冤杀翟让而在瓦岗军内部产生的分裂终于爆发出来,单雄信等瓦岗军将领投降王世充,瓦岗军土崩瓦解,李密一错再错又自投罗网投奔老奸巨猾的李渊,最终被李渊陷害而被杀。

简单来说,在李密看来,没有。

李密和翟让,后者是瓦岗的建立者,前者则将瓦岗发扬光大,同时也将瓦岗推向毁灭的深渊。这两人的目标是完全不同的,李密想的是建功立业乃至夺取天下,翟让想的是痛快一天是一天,两个人只会越走离得越远。

说起来,翟让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土匪,聚众万人,鱼肉一方。而此时的李密因参与杨玄感反叛被隋朝通缉,刚投靠翟让时被认出身份,还差点被绑了送官。这也说明翟让的志向是比较小的,他想的只是守在运河附近,抢劫来往商船,像李密这种能够招来朝廷大军讨伐的人物还是不沾为妙。

所幸在王伯当的劝说下,翟让没有绑了李密,而是派他去劝降周边土匪势力,这些势力在李密眼中都是小盗,三言两语就拿下了。由于这“辉煌”的劝降业绩,翟让越发敬重李密,把他拉进了自己的议事圈,估计还给了个几当家的名号。

李密这个当家可是人中之龙,他只做了三件事,就把翟让一介山贼,打造成了隋末第一大割据势力!

第一步:建根据地。李密劝翟让攻破金堤关,拿下了荥阳周围的一些县城,使得瓦岗寨告别了朝不保夕的流寇生涯,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第二步:流寇灭大军。瓦岗寨的突然崛起引起了朝廷注意,名将张须陀出场,这位大爷镇压流寇,未逢一败,翟让多次败在他手里,一听名头就想跑。李密拦住了他,说张须陀可以一战而擒,李密将信将疑,硬着头皮让李密来安排。

李密先让翟让列阵以待,自己带伏兵策应。不得不说,翟让的发挥是非常稳定的,一触即溃,但这么多人隋军一时半会儿也砍不完,一下子就陷入了包围圈。李密的伏兵此时冲出,原本的虎入羊群瞬间变成猛虎战群狼,隋军大败,张须陀阵亡。

诱敌这招一向要慎用,一旦操作不当,就很容易变成真正的溃败,能够做好这一招的,无一不是精兵强将,而翟让手下之前全是乌合之众,前后对比可以折射出李密军事才华之高。

第三步:夺取粮仓。乱世之中,什么最重要?军队!枪杆子里出政权,军队是夺取政权的必要条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又是军事行动的必要条件,要想在乱世立足,就得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和足够的粮草。

隋朝末年可谓天灾人祸,老天爷和皇帝都不给面子,老百姓无暇从事生产,饥荒迅速蔓延。

百姓饿死不少,官府却能维持运转,为什么?因为粮仓啊,地主家是有存粮的。

隋朝一直重视粮食储备,建立了永丰仓等众多粮仓,这些粮仓设立的初衷就有赈灾,但灾情出现时隋朝官府反应总是慢几拍,导致无数灾民饿死,粮仓里的粮食却堆得老高。

粮草的好处也不是只有李密一个人看得到,可那些势力太废,被张须陀等人一一剿灭,只能到黄泉底下干瞪眼了。张须陀就是被李密做掉的,李密对夺取粮仓也有周密计划,以七千人奇袭攻下了洛口仓。

夺下这座河南粮仓,瓦岗寨的旗号算是彻底打响了。李密出身关陇集团,是世袭蒲山郡公,海内知名,因此得到了一大批体制内不得志的人士归降,首开隋朝朝臣降贼先例。

洛口仓被夺,首当其冲的就是东都洛阳,没有粮食供应了呀,留守的东都越王杨侗立刻派两万五千人进攻洛口,妄图夺回,结果惨败,近乎全军覆没。

李密夺下粮仓后,“开仓恣民所取,老弱负繦,道路不绝”,把民心收的是一干二净。同时周边的群盗纷纷归附,瓦岗寨很快就集聚了几十万之众。

这些人是来投奔翟让的吗?当然不是,早在阵斩张须陀之后,翟让就明白了自己跟李密的差距,给了李密独统一军的权力。到夺取洛口仓之后,李密的威望已经远在翟让之上了,翟让也很识相,跟其他人一起推举李密称王。

“夫王位,去天子一阶耳”,在没有人称帝的情况下,贸然称王就是把自己树成朝廷的靶子,李密觉得此时时机还未成熟,就留了一些回旋的余地,暂时称魏公。

一直到这,李密完成了对翟让的逆袭和碾压,但他们的目的还算是相差不远的,都是为把瓦岗寨做大做强,不过李密是为了以此夺取天下,翟让是为了以此享受富贵罢了。

但在这之后,翟让的目的不可能实现了,他身上保留有浓厚的义气大哥形象,跟李密追求的杀伐果决的帝王大爷冲突很大。

如果翟让一直任由李密摆布,这种冲突也不会爆发,可讲义气的大哥怎能容忍以前的兄弟出事,保不齐要出来跟李密说一句:兄弟啊,给大哥一个面子!

这个面子,李密给是不给?如果不给,瓦岗元从可有话说。

收拢群盗之后,李密对麾下进行了分设,开始打造自己的班底。李密分手下为四部,魏公府主要由瓦岗元从构成,包括翟让、翟摩侯、徐世绩、单雄信等人,位高权小,属于边缘化机构。行军元帅府主要包括归附的原官府人员,如裴行俨父子等,是李密的核心班底。百营由归附的群盗组成,李密对其管控不强,是短时间内势力迅速膨胀的恶果,李密估计是存着让他们当炮灰的心思。内军由秦琼、程咬金等人率领的骠骑组成,是瓦岗精锐。

这种设置是存在问题的,瓦岗元从很是不满,凭什么我们跟着你出生入死,现在势力大了我们就成了吉祥物?在连战连捷的时候,大家都有好处,这种矛盾就被掩盖了,等到李密跟隋军三度大战争夺回洛仓的时候,由于军事上的僵持,导致内部矛盾日渐尖锐。

李密手下的成分是非常杂的,有农民军,有官军,有地方豪强武装,有盗贼,存在着一条长长的鄙视链,很难协调统一。加上翟让曾经是瓦岗老大啊,瓦岗元从现在没权,翟让的亲信多次劝翟让夺回大权,时间长了,李密自然有所耳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翟让看起来是没这个心思,李密的心腹却很担心,劝李密先下手为强。李密觉得政治影响太恶劣,刚开始不肯,说:“今安危未定,遽相诛杀,何以示远!”郑颋说:“毒蛇螫手,壮士解腕!”,李密犹豫之下,考虑到为了稳定心腹,于是趁着宴会,除掉翟让,其亲信一并诛杀。

可李密留下了自己比较欣赏的徐世绩和单雄信,让他们继续统领旧部,结果单雄信临阵倒戈,徐世绩在黎阳不作为,李密兵败如山倒,很快就从李渊的大哥沦为小弟。

政治斗争是残酷的,翟让无非三种选择,一是彻底离开权力中心;二是和李密拼了;三是完全服从李密。这三种翟让都做不到,他不想也不敢跟李密拼,又觉得李密不会杀自己,同时对李密的方针也提点意见,在李密眼中简直是必杀之人。

李密在被劝说时,也只是认为当时不适合杀翟让,等到安危定了,屠刀就得举起来了。不过李密没把事情做绝,还留下了单雄信等人,等于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瓦岗寨是翟让一手创办的,原本只是占山为王,打劫往来客商,李密投到瓦岗寨之后,逐渐带领瓦岗军投入到反隋的事业中去。李密无论是才能还是出身都比翟让好了太多,所以,翟让在617年被劝说让位于李密。但是过了不久,李密就设下鸿门宴杀死了翟让。李密的举动造成了瓦岗军内部的分裂,为日后瓦岗军的失败埋下了隐患。那么,李密又为何会杀死翟让呢?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觉得李密杀死前上司是不义之举,因为是翟让给他让的位。但其实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李密杀翟让并没有错,错在李密太过着急,竟直接就在酒席上杀死了翟让。所以引起了很多将领的忌惮,也不再对李密有多少忠心,当然这并不是说翟让是个让人怀念的前老板。实际上翟让贪婪而暴虐。

而李密之所以会杀他是有三个原因的:

其一,虽然已经让位于李密,但是瓦岗寨实际上还是两个老大,翟让还是没有完全放权,很多事情他还是会干涉,最重要的是,他有时候会无视于李密的决定。这大大挑战了李密的权威性。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杨广曾经派冯慈明去往东都,在路上被李密抓获,李密知道冯慈明的名声和才华,所以希望冯能和自己一起建功立业,但冯慈明表示会对隋朝死而后已,李密很生气,就把冯给关了起来,只是冯说服看守把他给放了。不过不久冯再次被李密的手下抓获,李密这一次并没有为难冯,而是选择把他给放了。冯还没有走出营门,就被闻讯赶来的翟让给杀了。这件事说明翟让下意识觉得自己在一些事情上还是说了算的,只是李密却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让位了就是让位了,不能继续干涉政务。

其二,翟让的亲信鼓动翟让夺权。瓦岗军在李密手中发展壮大,已经远非昔日的盗贼团伙可比。翟让的亲信眼红了,认为这一切原本应该是翟让的。翟让的司马王儒信就劝说翟让来做大冢宰,然后一步步夺权,翟让并没有听从。而翟让的哥哥翟弘也来劝说翟让,说:“这个天子本来就是该你来当,为什么要让给别人,你要是不做,就让我来做。”翟让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虽然没有听从哥哥的,但也并没有责怪他。也就是说翟让认为这个位子只要自己哪一天想做了还可以抢回来。自然李密知道后已经有了除去翟让的心思,毕竟他也不敢保证哪一天起来自己就不是一把手了。这样的不确定李密不容许发生。

其三,翟让贪婪暴虐的性格。翟让贪财,总是问瓦岗众人索要财物。崔世枢归附李密后,翟让就把他叫到自己家里,向他索要财物,崔不给,翟让就囚禁他,而且给崔上刑;翟让让元帅府记室邢义期和他赌博,邢义期不想去,翟让就派人打了邢义期八十大杖;翟让还威胁房彦藻说:“当初你攻破汝南时得了很多财宝,都给了魏公,却没有给我。要知道魏公是我拥立的,天下的事情变化太快了,谁也说不准。”房彦藻就把原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李密,并劝说李密早做打算。只是李密觉得当时杀翟让不是好时机,而房认为应该早下手为强,一旦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李密就派人去请翟让、翟弘和翟摩侯来喝酒,单雄信和徐世绩也跟着,在席间,李密将翟让的跟随都支出去,然后杀死了三翟,徐世勣听到声音后逃跑被砍伤,而单雄信直接跪下来请求李密不要杀他。

李密安抚了众人,让单雄信、徐世勣、王伯当统领原属于翟让的部下。一场兵变就这么结束了,但因为这场兵变太过直接和惨烈,很多将领尤其是原翟让的亲信对李密失望,这让瓦岗军不再团结,更使得李密在和王世充的洛阳大战中大败,自此,瓦岗军土崩瓦解。

那么李密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除去翟让呢?自然是有的,可以参照高士达的结局。当初窦建德投靠了高士达,后来高士达也是觉得窦建德才能在自己之上,让他统领军队,后来高士达被隋军所杀,窦建德为高士达收尸安葬,之后收拢余部重新整合,继续战斗,窦建德成为真正的首领。所以李密完全可以让翟让出兵对敌。翟让没有多少军事才能,稍微有个救援不及时,翟让被杀并不是多难的一件事。

文|小河对岸

翟让是隋末著名起义军--瓦岗军的前期首领,为人骁勇、性情豁达,很有江湖草莽领袖之风。而李密出身於贵族豪门(其曾祖李弼为西魏八柱国之一,李密袭爵为蒲山郡公),为人深沉、富有韬略,且抱负远大,有匡时救世之心。

翟让与李密的关系,很像《水浒传》中晁盖与宋江,一位为草莽领袖,打拼了一方基业,却没有政治远虑。而另一位是半道来投,能耐却比较大,功绩与威望都渐渐超过了旧主。那为何翟让已经将瓦岗寨的寨主之位让给了李密,可最终却还是挨了李密的一刀呢?

有,但是李密不想走。

李密和李渊一样,志向高远。目的是推翻隋朝统治,取隋炀帝而代之,李密在巅峰时期李渊都称呼李密大哥,自称小弟。李渊进了长安城,跟当年刘邦先入关一样,怕李密带兵前来夺取,说了当年刘邦跟项羽说的同样的话,我先进长安一步是给您打前站的,把财物保管好,把秩序整顿好,等您来接收。

但是翟让却没有这么高远的志向,他的最高目标就是吃点喝点,及时享乐,跟梁山泊晁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类似。翟让先扯起了杆子,手下有两个得力干将,单雄信和徐茂公。李密入伙后,成为第三个小弟。李密相当于梁山泊的宋江,出身好,威望高,能力强,很快三十六路烟尘纷纷加入瓦岗山,一时风头无两。李密跟翟让说,咱们要趁着形势大好打入长安城,当皇帝。但是翟让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统御不了这些凶神恶煞,就把实权让给了李密,自己退居幕后,吃闲饭不管闲事。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翟让的亲信们觉着跟着翟让没前途,每天给翟让灌迷魂汤,当皇帝应该咱们当,怎么能让给李密呢。时间一长,翟让也动了心,开始跟李密夺权,这下子两人就只能死一个了。

当时李密的实力是不如翟让的,毕竟翟让还是瓦岗寨名义上的一把手,单雄信和徐茂公还是他表面上的嫡系,而李密只有王伯当一个嫡系,别人都是坐山观虎斗,谁赢了跟谁。所以李密设了鸿门宴,请翟让吃饭,还说自己得了一张好弓,让翟让看看。翟让是个草莽英雄,喜欢习武,听说有好弓,兴冲冲去了,结果在拉弓时被李密派杀手从背后一刀子捅死了。

如果李密不杀翟让,那他就只能带着王伯当一部离开瓦岗山,另立山头,但是很显然这么做是死路一条。第一,翟让会把他当作叛徒,派人追杀。第二,王世充会把他当作敌人,派人追杀。只要他势单力孤,那么墙倒众人推,谁都想干掉他扬名立万。就如当年石达开和洪秀全不和离开天京一样。

所以李密是有路可走的,但是他不想走。再说了以李密的性格,杀死翟让是迟早的事。即使翟让不跟他夺权,也活不了几天了。

李密杀翟让,其实不是两个人的个人斗争了,更重要的是瓦岗军内部两大势力的斗争,那种形势下,没有别的办法,必须是一方灭一方的结果。

虽然让贤,翟让在瓦岗寨还是有很大威信的,像李世勣等实力派依然跟随翟让。李密当时在寨里,根基很浅,想立威,杀翟让是个选项,李密不是还要杀李世勣嘛,这也为自己埋下祸根。

人在一起,矛盾迭起,为权,为气,为利。强盗,一般都锅起肃墙。。没有大智,大勇,大仁,大义,大信。何以服众?

肯定有路啊! 只不过心里路是没有了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他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李密与瓦岗军

关键词: